沈阳商会推荐联盟

自闭症日:青岛这家幼儿园 每个特殊孩子都有个"普通朋友"

青岛幸福之家幼儿园2020-06-30 12:09:37

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虽有明亮的双眸却不愿与你对视,他们虽有正常的听力却不理会你的呼唤,他们有清脆的嗓音却难以与你交流,他们就是自闭症儿童。4月2日世界自闭症日来临之际,掌上青岛/青网记者走进青岛幸福之家融合幼儿园,与这些“星星的孩子”们度过了一天。与其他自闭症治疗机构不同,这里每一个特殊孩子都会与一个正常儿童结对做好朋友,一同学习、生活、玩耍。“自闭症儿童就像小树苗,而普通孩子则是肥沃的土壤,老师和家长为树苗们浇水施肥,社会是阳光雨露,这样孩子们才能像小树苗一样茁壮成长。”园长刘树芹如此阐释自己的融合教育理念。

手拉手结对玩耍,有你不孤独

山东省自闭症儿童康复定点机构、青岛市智障儿童康复定点机构、青岛市特殊教育工作先进集体……3月30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恩县路24号的幸福之家融合教育幼儿园,大门口挂着的14块牌匾在昭示着这家幼儿园的特殊性,可还没进门,记者便听到了一片欢声笑语,孩子们围成一圈在操场上做游戏,脸上挂着纯真笑容。

“我们幼儿园里自闭症儿童与普通儿童的人数比例是1:1,你看一个孩子拉着一个孩子的手,结对玩耍。”园长刘树芹指着一个班告诉记者,这个大象班的小朋友能力比较弱,但是在普通孩子的带动下,大家都能较好地完成集体活动,不会出现落单的现象。

“我会帮着他上厕所”“我会帮着他洗手、吃饭”“我还帮着他系鞋带”……当记者问起园里的几个普通孩子是如何帮助自己的好朋友时,大家便开始说个不停。“我们这里的普通孩子们并不懂什么是自闭症,他们只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做得不够好,需要帮助。”刘树芹介绍,入园期间,孩子们的日常生活、户外活动和音乐课都在一起进行。目前,幸福之家共有来自陕西、内蒙古、河北等全国各地的300多名孩子,配有90余名老师,分为11个大中小班。

拒绝枯燥训练,同伴带动下边玩边学

“加油,快!”上午10:30,在幸福之家教学楼5楼,大班的孩子们正在家长的陪同下上感统课,有的练习接力跑,有的玩双人滑板,还有的在爬行垫上侧滚翻运球,气氛热闹得很。 记者在教室门口的课程表上看到,每周的课程都会设定一个主题,如“好朋友手拉手”、“欢迎来我家”、“幸福时光”等,还有针对每个人的自我提升内容。

业务院长孙老师告诉记者,每个自闭症孩子的情况都不尽相同,有的比较敏感,有的好动,有的不说话,她需要据此为每个人设计个性化课程。“我们希望孩子们每天在幼儿园都是开心的,所以每个人刚来这里时是不安排一对一专业课程的,而是让家长带着孩子适应环境,先让他们喜欢上这里。”孙老师表示,在幸福之家,老师除了注重生活自理能力,更关注孩子的情绪,因此很多训练的课程都会被设计成游戏来进行。

“魔镜呀魔镜呀小魔镜,上上下下擦呀擦得亮晶晶,圆圆扁扁尖尖的三角形……”11时许,音乐老师赵娜正在为狮子班上课。伴奏一响起,孩子们纷纷站了起来,跟着她拍手做动作。记者注意到,有个别孩子起初并没有动弹,但是在老师和普通孩子的带动下,开始有了小幅度的动作。

“孩子们在音乐课上都非常放松,会很自然地模仿语言、动作。”赵娜在幸福之家工作已有三年多,其中有一个小女孩玲玲(化名)令她印象最为深刻。玲玲刚来幼儿园时,对他人和大环境都极其敏感。每次上音乐课前,赵娜都会有做音乐律动的环节,很受普通孩子们欢迎。起初,玲玲听到音乐就哭着找妈妈,赵娜却始终坚持让她参与到其中。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努力,她在玲玲身上看到了改变。“她开始安静地听音乐,后来就站起来做一些幅度很小的动作,最后一听到音乐就唰地一下站起来。”赵娜笑着说,有次玲玲在班里吃加餐,一看到她来了,饭都顾不得吃,便兴奋地做起了律动。

随处可见的家长,随时随刻的付出

午休时间到了,由于教学楼空间有限,老师们需要将一张张单人床搬到教室里,让孩子们午睡。“鑫鑫,你想来帮我搬床吗?”小男孩没说话,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过去,用稚嫩的小手扶着床的一侧,他的妈妈也在一旁帮忙。

与普通幼儿园不同,记者在幸福之家随处可以看到家长,他们中有的陪同孩子在教室里上课,其他则在门外守候。孙老师告诉记者,园内大部分的自闭症儿童都需要家长的全程陪同,因此每个家庭中必须有一人为孩子放弃工作。

宋妈妈来自山西太原,她的女儿今年7岁,目前在中班就读,每天她和母亲轮流陪孩子上课。“我女儿三岁上幼儿园时,老师发现她不合群,说可能是自闭症,让我们退园去找机构训练。”从那时起,宋妈妈便带着孩子四处治疗,然而效果却并不好。去年4月,她在老乡的推荐下,她带着女儿来到了这里。

“以前一对一训练,孩子压力很大。现在有好朋友帮着,每天课程以玩为主,她少了很多情绪问题。”宋妈妈说,入园近一年,女儿开始注意身边的人,有了跟小朋友玩的欲望,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躲到一旁。就在昨天,她女儿还邀请小伙伴到家里玩,两个人追着跑来跑去。

亮亮的26条裤子,让她从普教走向特教

“社交障碍的核心就是关注力。你在他身边的时候,他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你一旦走了,他就找不到方向了。”下午,当记者找到园长刘树芹时,她正在与一位家长交流。从事自闭症教育十二年,刘树芹接触过2600余名特殊儿童,很多小朋友都亲切地称她为“刘妈妈”、“园长妈妈”。

2005年,刘树芹还是普通幼儿园的一名教师。有一天,她的班里新来了一个叫亮亮(化名)的小朋友,他的妈妈给他带了26条裤子,只因孩子不会憋尿。“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自闭症的概念,我只有一个想法,一个普通的孩子要学会吃喝拉撒,亮亮也要学会。”刘树芹在日常生活中培养他的自理能力,几个月过去,他不再尿裤子,还慢慢开始说话。亮亮与她逐渐建立起感情,园里的老师都说他是刘树芹的“跟屁虫”。

“其实像我们这样的自闭症儿童有很多,有这样一个孩子家长会承受太多的压力与痛苦,往往因为焦虑而迷失了康复的方向。你在了解亮亮的同时,我们也希望你能对自闭症这个领域有所了解。”亮亮父亲的一席话对刘树芹触动很大,于是她辞去工作,在家专职带12名自闭症儿童。

在进行一对一的教学过程中,刘树芹发现自己有些力不从心。自闭症的核心是社交障碍,孩子们无法融入大环境,一切都是徒劳,而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看到了希望。2006年,刘树芹自家亲戚的两个孩子来家中做客,她惊喜地发现,自闭症孩子们竟然愿意和他们一起玩耍。“自闭症儿童也是孩子,他们应该和普通孩子在一起,在生活中接受教育。”刘树芹意识到这一点后,在生完孩子的第19天,正式走上了自闭症儿童的融合教育之路。

融合教育,让自闭症孩子学会过日子

2007年,刘树芹在武定路12号开办幸福之家融合幼儿园。为了让普通孩子的家长把孩子送到她的幼儿园里,她不仅不收学费、送衣服、送书包,还允许家长全程入园查看,可即使这样,依旧无人愿来。“大家都认为自己孩子是正常的,不能跟自闭症孩子们在一起。”直到有一天,她邀请即墨路一位卖枣的摊主去幼儿园参观,她并没有说这些孩子是自闭症,而是打了一个比方:“假如你的孩子在幼儿园里受欺负了,会跟老师反映,但你即使打这些孩子一耳光,他们可能也不会说是谁打的。”在刘树芹的一番努力下,这位摊主妈妈终于同意将孩子送到这里。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这个妈妈为幸福之家招来了30个普通孩子,让刘树芹看到了融合的曙光,看到了同班、同伴、同行的力量。“自闭症孩子们就像是小鱼,而鱼是离不开水的。对他们而言,整个生活大环境就是水,他们需要在环境里学习。”她说。

在刘树芹看来,融合教育是双赢,在幼儿园里,普通孩子学会关爱与责任,特殊孩子在正常环境中获得认知。“自闭症孩子们缺乏的是社会性,社会性是什么?就是如何过日子。但隔离式教育根本无法教会孩子这些,孩子们需要的是在普通环境中获得个别化帮助。”刘树芹告诉记者,从幸福之家毕业的儿童里,有约60%能进入普通小学。就在去年,幸福之家成为北京师范大学融合教育研究中心实验基地。

十二年来,刘树芹不断倡导让更多人了解自闭症儿童,同时也让自闭症儿童接纳全社会对他们的付出。“我们一直在对幼儿园毕业后的孩子们进行跟踪教育,发现很多大龄自闭症儿童上完学后是并没有进入社会,而是回归到了家庭,这也给家长带来了不小的负担。”刘树芹表示,她接下来将尝试大龄儿童的自闭症教育,帮助他们从生活自理到自立。

记者手记

不拒拍摄的背后 是对关注自闭症的渴求

在采访之前,记者向刘树芹反复确认了好几次,是否可以拍摄幼儿园里的自闭症孩子们,她很肯定地说没问题。采访当日,当记者拿起镜头对准这些“星星的孩子”,没有一位家长上前制止或躲闪到一旁。“我们这里的家长对拍摄并不排斥,他们愿意更多的人去关注自闭症。”刘树芹说。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不论是轻度还是重度自闭症儿童,幸福之家均采取“零拒绝”的态度。然而,由于教室紧张,一个4岁半的自闭症孩子入园需要排队等待近两年。记者在教学楼里看到,连楼的走廊都铺上了爬行垫,以供感统训练使用

据2017年发布的《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Ⅱ》显示,我国以1% 保守估计,13亿人口中,至少有超过1000万的自闭症人群、200万的自闭症儿童,并以每年近20万的速度增长。目前,自闭症已经成为中国儿童精神残疾的第一大“杀手,而全社会对自闭症的关注与帮助仍需不断加量。

“星星点灯,照亮我的前程,用一点光,温暖孩子的心。”正如歌手郑智化所唱,我们需要做的,是为这群身处夜空的“星星的孩子”们点起希望之灯,让他们远离黑暗与孤独。

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 刘琴 图/唐婕

文章转载自: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Copyright © 沈阳商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