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商会推荐联盟

【90号茶室】陈毅之子陈小鲁和粟裕女儿的悲喜故事

90号茶室2021-10-11 08:03:18


13万高端读者,1万篇+精选文章,专注创业/财经/科技/政经/股市,立即置顶关注 【90号茶室】


来源|价值线(value-line)综合中国青年报、央广网、中国网、新浪财经

编辑|价值线 (value-line) 



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因急性大面积心肌梗死,在海南三亚301医院抢救无效,于2018年2月28日辞世。


公开简历显示,陈小鲁,1946年7月生于山东,曾为北京第八中学1966届高中毕业生。196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任解放军第39军244团政治处主任。现为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江西长运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他的人生,折射着共和国的历史。从他还是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开始,他的命运,就和共和国的命运紧紧相连。




从“差点被送人”到“被溺爱”


父亲给他起名小鲁,一个是取自孔子那句有名的“登东山而小鲁”,另一个则蕴含着全取山东的雄心。陈毅当时是山东野战军司令员。


“1岁的时候我们在上海,我小时候比较淘气,因为什么呢?一开始我妈生两个,我大哥、二哥,第三个应该是个女孩了,但是我一出来又是个小子,我妈妈就要说这个小孩不要了,就把我放在那个,我们住在村里,就放在村口,后来一个管我们家属的叫做助理员一个女同志就批评我妈说军长的公子还能送人吗?就把我抱回来,说你看这个小孩,我那个小的时候头很大,眼睛很大,说长这么漂亮,你怎么舍得送人呢?我妈一看,哎呦真是不错,所以对我特别宝贝,所以我小的时候就比较溺爱。”


这个差点被母亲送人的孩子,却成了父母最疼爱的孩子。到他长成20多岁高高大大的男子汉,父母对他最经常的称呼还是“小羊”——因为他是吃羊奶长大的。陈小鲁曾这样描述家庭的溺爱。


“你比如说到了上海以后,送我去,3岁了要送幼儿园了,送当时的宋庆龄福利基金会幼儿园,在上海是最好的,我去了以后不到2天、3天,就不吃饭、不喝水,人家管不了,最后给送回来,说你们这孩子实在太犟。但是后来太过分了以后,我们老爷子就急了,尤其到了4、5岁开始上学了,不起床、不吃饭,要在床上一直玩到中午,有一次我父亲就听说我还没起床,中午回来家吃饭就急了,跑到楼上,3楼,抱起我来就往下摔,秘书和警卫就把他拉住,就那一下就把我治好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睡懒觉了,到今天为止我休息再晚,我一般就是5点钟、6点钟就起床,养成很好的习惯。”


8岁时,养成良好习惯的陈小鲁跟着父母迁到北京。10岁时,他每天自己乘公共汽车上下学。学生时代的他没戴过手表,总是穿着两个哥哥穿剩的旧衣裳,直到成了高中生也是如此。


“文化大革命”开始的1966年,陈小鲁是北京八中的高三学生。国家决定废除高考。老师在班里宣布这个消息,陈小鲁和同学一起欢呼,笑着跳着把课本扔上了房顶。40多年后,他为当年自己的这个举动笑了又笑。



“准备永远不回这个家”



很多人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知道陈小鲁这个名字的。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他是红卫兵的代表人物。他以北京八中红卫兵的名义,发布过“解散民主党派”的通令。他组织的西城区纠察队,被“中央文革”打成了“反动组织”。可他从来没有参加过红卫兵。


不过他还是响应毛主席号召,积极投身到运动中去。而他内心的矛盾和迷惘,却随着“革命”的深入,一天天强烈起来。一批又一批老干部被打倒,这里有许多他熟悉的叔叔伯伯。到了1967年2月,包括陈毅在内的老帅们,在怀仁堂的一次会议上批评“文革”中的一些现象,不久被定性为“二月逆流”。从此,陈小鲁淡出运动,改名叫陈卫东,到北京的718厂去劳动。


关于他的种种流言,却没有随着他的淡出而止息,反而愈传愈烈愈传愈广。中央文革秘密搜集他的黑材料,希望从中找出整陈毅的证据,不过没有找到。这时,周恩来总理出面了,把他安排到沈阳军区所属的一个部队农场去劳动锻炼。


1968年4月14日的晚上,周总理把他叫到西花厅,对他说:“这样对你和你父亲都有好处。希望你表现好一些,干好了,可以入伍。否则要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总理告诉他:不要把自己的去向告诉任何人,到了部队也不要写信。这是一条纪律。


第二天一早,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杨德中来接他走。母亲又掉泪了。父亲对他说:“我在文化革命中犯了错误,可我不反党,不反毛主席。我的问题就看中央了。不论打倒不打倒,你都要准备永远不能再回这个家,永远见不到我们。”身处于政治的旋涡之中,大家都无法预知彼此的命运,虽是生离,犹如诀别。


部队生活,对在城市长大、从校园里走出的陈小鲁,真正是个锻炼。这个部队农场是个水稻生产基地,方圆30里内没有人烟。这里的水,因为含有过多的碱,味道是苦涩的。平时连队最好的菜就是海蛎子炒鸡蛋。陈小鲁和战士吃一样的饭菜,一样出操、训练、下田、做班务,干得比一些老战士还努力。他常常累得晚上上床后,翻身都困难。

转眼陈小鲁来到部队已近两年。两年间他都被评为五好战士。可他仍然不在编制。部队既没有他的津贴费,也没有他的口粮。刚到时发的一套军装,早就穿破了。离家时他带了100元钱,两年来用了16元,花在买牙膏肥皂上。连里把这种情况向团里做了反映,团政治部主任找陈小鲁专门谈了一次话:“这是我们工作做得不细,我们没想到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们决定从团里补助你200块钱。”还给陈小鲁发了一套新军装。1970年3月8日,陈小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5月,被正式批准入伍。




和父母重逢


对父母的牵挂,对家的思念,时时搅痛着陈小鲁的心。两年多来,他只能从报纸上得到父亲的零星消息。“九大”之后,父亲的名字再没有见报。


而在北京,父母也在想念儿子。1970年末,陈毅被查出患了直肠癌,做了手术,对儿子的思念就更强烈了。1971年春天,陈伯达倒台后,在一次批陈整风会上,带病出席的陈毅遇到了陈锡联。他对陈锡联说:“陈司令员,我的三儿子在你那个地方呢……”陈锡联立刻明白了老帅的心思,满面笑容地说:“是啊是啊,他表现很好,已经提干当指导员了。我马上让他回来!”


一个多月后,陈小鲁获准回京探亲,到中南海门口,他首先问警卫的,是自己的家还在不在中南海。他走进中南海里那个熟悉的庭院。父母相互搀扶着走出屋门迎接他。手术后的父亲苍老了,瘦削了,却和久别的儿子开起了玩笑:“哎,指导员来喽!”陈小鲁一头雾水:“什么指导员?”“陈锡联司令员说你提指导员了。”“没有,我没提干。”他说着让父母看他穿的军装:“还是两个兜!”


大家都笑起来。笑着笑着,母亲搂着儿子大哭起来。历尽沧桑的元帅父亲,也是老泪纵横。周总理和夫人邓颖超把陈小鲁请到了自己家里。周总理对他说:“你很守纪律,很讲信用,三年没给家里写信,不容易啊。部队的同志对你反映很好,特别打了个报告给我,请示能否让你正式入伍、入党和提干。你为什么不能入党?为什么不能提干?我告诉他们,不论是谁,只要够标准,就可以。这样的事情还需要请示吗?!”一股暖流涌上陈小鲁的心。


1972年元月4日,陈小鲁再一次从部队回到北京,已是父亲弥留的时刻。张茜俯身在丈夫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呼唤,昏迷中的元帅终于看见了自己最小的儿子了,他的眼睛闪现出一丝奇异的光彩,嘴唇动了动,但到底没有说出话来。



曾婉拒证监会职务



1976年5月,已经是团政治部主任的陈小鲁,向军区打报告提出调回北京。

他在1975年成了家,妻子是粟裕将军的女儿,叫粟惠宁,在北京的总装备部工作。


粟惠宁,图片来自网络

他提出调动的理由是解决夫妻两地分居。真正的原因却是:当时,他所在的团是军区“学习小靳庄”的典型,而小靳庄是江青抓的点,他要主管“批邓”和“学小靳庄”。他不愿意。他在写给岳父的信里说:“道不同,不与为谋。”军长找陈小鲁谈话:“军区组织部最近对新提拔的年轻干部做了调查,你表现最好。你是我们的培养重点,要不了几年,我这个位置就是你坐的。”陈小鲁却坚持要走。他调到总参二部不到一个月,“四人帮”就被粉碎了。


1985年,陈小鲁从英国回国,到北京国际战略问题学会任研究员。一次,他遇到了当时的军委副主席杨尚昆。杨尚昆特别对他说:“你对工作有什么想法?要不要换个地方?”他说:“谢谢杨叔叔,我在这里挺好的。”中国第一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也曾对他说:欢迎他到证监会工作,他也谢绝了。


陈小鲁虽然是元帅的儿子,从小就是一个活跃的、颇具号召力的“孩子头”,但他却从来没有“当官”的欲望。“我一直认为,我不比别人高明多少。”他此生信奉的第二句格言是:“人贵有自知之明。”“文革”结束后,他还下了一个决心:不再讲违心的话,不再做违心的事。


在看到了父辈在政治风云中的浮沉之后,在倾听了内心对于做人做事的呼唤后,他想尝试另一种生活,这就是到体制之外,去寻求一个“自由之身”。


他在1991年转业,之后下海,在商海里涉足过多个领域。他相信在商品社会里,成事的要素是信用。一个人归根结底,要靠自己。




辟谣:我不是安邦实控人


 2015年有媒体报道称,2004年9月13日,上汽等7家法人单位作为发起股东创立了“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胡茂元作为发起股东代表,参加了在宁波举行的创立大会。而自成立以来,陈小鲁一直担任安邦的董事,甚至一度被认为是安邦“真正的老板”。

 对此,陈小鲁曾在社交媒体回应:“我希望是实际控制人,可以给诸友发大红包!我与小晖合作快15年,就是顾问,一咨询,二站台,无股份,无工资,不介入公司的具体经营管理,只做战略咨询,如2013年建议安邦收购国外资产,特别是美元资产。如此而已。感谢诸友关心。”


@所有版权原创者,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 往期推荐 -


有十几万企业家读者,试试在90号茶室平台做推广宣传吗?

心狠手辣,草根枭雄莫迪的真面目,中国不能麻痹大意!

激荡十年,中国富豪变迁史!

中国即将发生的46个重大变化!

30年来的十大暴富机会,你错过了多少?

解密中组部:全球最大的HR

县委书记的权力有多大?

净增3565万!史诗级人口变迁正在重塑中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90号茶室】主编,打过工,教过书,出过国,从过政,办过公司,江湖奔波五十载,东阳,金华、长沙、镇江、北京、东京,无锡,一路走来,终于在某江南小城一个闹中取静之处,觅得一处门牌号为90号的茶室,一方小院,一间茶室,一杯清茶,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空云卷云舒,昔日书生意气,万丈豪情,江湖恩怨,随着袅袅的茶香,随着窗外的烟雨,逐渐淡去,淡去……


【90号茶室】自2013.2.18日开通以来,已经连续发布1700期+了,1700多个日日夜夜,主编每天清晨四点起床,挑选编辑文章、发送分享。一己之力做了这个财经号,其中酸甜苦辣也是一言难尽。但感到欣慰的是得到了13万企业家、创业者、政府官员、专业高端人士关注与支持。请大家大力帮助转发,一起推广 【90号茶室】

主编介绍


卢九评,1984年毕业于中南大学,1991年北科大管理系研究生毕业,做过大学教师,90年代赴日本工作8年。


2000年回国创业,为中国对日软件外包业务的开创者之一,曾创办华夏计算机、华阳软件等公司,曾在软通动力、感知集团、睿泰集团等公司担任高管。曾任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无锡市总商会副会长、感知中国物联网商会执行会长、无锡市归国人员创业商会会长、江苏大学校董、江南大学客座教授等社会职务。


曾获中国软件外包成就人物、江苏省青春创业风云人物、江苏省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等荣誉。


在软件外包、物联网、自媒体、电商等领域有一定成就和影响力。


2013年开始编写公众微信号【90号茶室】【美文共享】等,编辑发布20000余篇文章,得到50余万读者关注订阅。



几十万高端人士每日必读

欢迎投放广告!

联系电话 18906171289(微信、手机)



Copyright © 沈阳商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