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商会推荐联盟

国际狮子会的会员发展历程(二)

狮子会故事2021-06-05 14:17:30

密歇根大道北209号

协会在战后的扩张从1945-46年间荷属安第列斯、 百慕大和厄瓜多尔加入国际狮子大家庭开始。1947年当协会在纽约的Waldorf Astoria酒店庆祝30周年的时候,国际狮子会以遍布19个国家324,690名会员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服务组织。

国际狮子会发展如此迅速,以至于位于芝加哥密歇根大道南(South Michigan Avenue)的McCormick大厦已经不能容纳总部的体量了。由于工作量的加大和职员人数的增长,空间变得相当挤迫,这促使茂文钟士在年会前的一次理事会上建议由一个研究委员会做出一个建立一处新的更宽敞的国际总部的计划。这个计划在1951年大西洋城年会上由理事会投票通过,研究委员会决定购买一栋大厦并重新装修作为国际总部。

在第三副总会长S.A. Dodge 的带领下,委员会在芝加哥中心密歇根大道和沿湖街(Lake Street)的东北角物色了一幢六层楼的物业,这里的交通相当方便。这栋楼价值75万美金另外需要15万美金用于重新修整。1952年8月29日,国际总会长Edgan M. Elbert 和协会秘书William R. Bird 做了一系列的安排之后,密歇根大道北209号成为国际狮子会总部。最后还有一个动作,就是将一个巨大的紫色和金色的狮子标志安置在这栋楼的南立面上,在接下来的20多年里,亲切地问候世界各地的来访者,直到1971年总部搬到郊区的橡树溪。

进入欧洲

国际狮子会在1948年取得一个大的进展--在日内瓦授证分会,标志着协会进入欧洲。这主要是来自钟士、国际总会长Fred W. Smith、助理秘书长Roy Keaton和法国的准狮友A.A. DeLage的共同努力。

1948年1月,在钟士的指示下,DeLage开始调研在欧洲大陆成立第一个狮子会的可行性,接下来的5月,总会长Smith到日内瓦旅行,代表狮子会参加一个非政府组织的会议。早些时候的3月份,DeLage和Keaton和日内瓦的20位主要领导开会讨论开始欧洲的第一个分会。当这些人要求多一些时间来讨论这个计划的时候,Keaton和Delage飞往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和当地的领导见面。

第二次世界大战让欧洲四分五裂,然而仅隔三年,这个在狮子会的旗帜下的志愿者组织在这里的拓展已经进入轨道,Smith总会长在5月19日出席日内瓦狮子会的授证会,接下来的23号,斯德歌尔摩狮子会授证。然而,瑞典的斯德歌尔摩因为首先完成组织结构上的条件,被定为欧洲的第一个狮子会,而复合区宣布为101。

当协会为在欧洲取得的巨大进展而欢呼的时候,一个最鼓舞人心的狮子会在1948年4月24日在夏威夷成立,这个分会在莫洛凯(Molokai)岛上的卡劳帕帕 (Kalaupap),这里是19世纪由比利时的传教士达米安(Damien)神父建立的麻风病人聚居地,所有的创会会员都患过麻风病,很快这个分会成了世界上最活跃的一个。如今,在莫洛凯当时聚居地附近的一个高地上,有狮子会建立的一个地标式的十字架,在基座的的铜匾上刻着“Love Never Faileth”(爱永不衰退)。

1950年,英国在伦敦成立分会来拥抱狮子会,“这是这一年我作为国际总会长的亮点”,来自加拿大的Walter C. Fisher说。这是他特别珍惜的荣誉,当时加拿大A区的秘书Bruce Malcolm在1949年到伦敦旅行,联系了Edward Wyndham上校 。早在战争期间,加拿大的狮友就筹集资金,并将接近5,000美金送到英格兰安置由于战争导致的数千名孤儿。当时Edward上校与一个负责管理资金叫Waifs & Strays的协会对接。上校于是继续服务,成了这个狮子会的创会会长。

在欧洲的最早两个分会以及伦敦分会成立的这2年时间里,智利、法国、玻利维亚、菲利宾,关岛和丹麦先后成立狮子会。而澳洲,实际上在1947年授证了新南威尔士的利斯莫尔岛,加入了协会。因此,到1950年,在28个国家里8,055个分会共有402,841名会员。

日本加入

1952年在墨西哥城举行的年会上,国旗庆典环节见证了6个新的国家:冰岛、德国、日本、比利时、巴西和荷兰。其实菲律宾的马尼拉(主会)狮子会早在3年前就成立,为了彰显全球的声誉和成为地道的国际狮子会,他们将授证放在这个意义重大和温暖人心的场合。

尽管菲律宾和日本在二战期间是仇恨的敌我双方,菲律宾的狮友还是决定在1952年,将狮子精神带到日本。在那一年的年会上,新上任的国际总会长谈到他作为第一副总会长时取得的一个重要进展。“鼓舞人心的是在日本这片土地上迈出了狮子精神落地的第一步,我听到Kin-ichi Ishikawa,东京的第一个狮子会的会长说,'菲律宾人应该是厌恶和痛恨我们的,但是后来,一样来自菲律宾的狮友来邀请我们加入国际狮子会。国际理事Manuel J. Gonzales在授证的当晚,将一面菲律宾国旗送给我,而我回赠了日本国旗。当我将菲律宾的国旗搂在怀里的时候,我再也止不住眼泪。自从当晚授证之后,我们就源源不断地收到来自全世界的狮子会的信息和贺信。我们日本人拥有善良和美好的本性,我们可以通过国际狮子会贡献给世界。’”

在墨西哥城年会之前,狮子会已经在芬兰、意大利、乌拉圭和育空(Yukon)落地。最近的这些国家如此大规模地加入狮子家庭以及新分会的涌现,以至于总会长Elbert宣布1952-53是国际狮子会繁荣年代的开始。显然他有理由这么乐观,到1953年底,已经有46个国家成立了狮子会而且协会还在继续前进。

We serve

自从1917年成立,服务就是狮子会的核心。一直以来,除了将服务社区和人道需求作为使命,狮子会并没有官方的座右铭。然而事情在1954年事情发生了变化 ,经过来自全世界各地狮友进行的比赛,一个两个词的句子--如今所有的狮友都知道的、在纽约的国际年会上宣布。经过评比,从6000多个建议中选出了“We Serve”,它是由加拿大安大略 Front Hill狮子会的D.A. Stevenson提交。

几十年来,它被当作国际狮子会感人的狮子精神的符号:帮助别人,撕掉那些导致人类隔阂的愚昧和猜疑的伪装。“We Serve”在现在的每一天里,都在世界各地被演绎成活生生的事实。

这种在世界各地提供服务的全球意识也很清楚地在会员和国际总部的服务中体现出来。在1950年代,总部诞生了一个国际语言部,如今,通信稿、新闻稿和其他的材料被特别训练的职员翻译成各种语言,包括西班牙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芬兰语、日本语、中文、葡萄牙语、瑞典语、韩语和印度语,加上英语作为国际狮子会的官方语言。职员们对协会不同层级的材料进行研究确保它们的可靠性,以便于世界各地的会员使用。

这些年来,有一批杰出的个人被称为荣誉狮友而且一直保持,他们包括州长、王室成员和其他一些为了人道主义或国际福祉做了贡献的人。前面已经提过海伦凯勒和阿米利娅.埃尔哈特,然而在1957年,一位世界闻名的人物被授予荣誉狮友的称号。在一次访问法属西非的时候,当时的国际总会长John L. STickley将荣誉狮授予了Albert Schwitzer博士,他也获得了狮子会的人道主义奖,他是第一个个人获取这个狮子会这个最高的奖项。在一封写给总会长的信中,Schweitzer博士说,“我希望狮子会的活动一直进步。在这个时代它对一个人有非常好的影响。”

南极上的狮子会

国际狮子会成长的势头一点也没有减弱。在1958-59的狮子年度的时候,第14,000个分会--瑞典巴斯塔狮子会会成立,在进入1960年代的时候,协会已经有了14,723个分会606,740个会员,遍及104个国家和地区。“We Serve”的精神甚至到达一个人们觉得惊奇的地方。

美军空军上校A.G. Thompson有一次在拉斯维加斯49人狮子会(49ers Lions Club)的会议上说:在地球上有一个地方没有狮子会,它就是南极。狮友们很快忙乎起来然后决定象征性地将狮子旗插在这块寒冷的地方。Thompson上校当时在德州韦科(Waco)的空军第12部,而韦科狮子会得知后决定加入这个计划。结果,南极洲正式成为狮子地图上第101个地区,59人狮子会(59er Lions Club)在那里授证,这是地球最南端的狮子会。这里有16个创会会员,他们全部来自阿蒙森斯考特南极站的美国科学家和军人,在这里做地球物理年的研究(Geophysical Year)。

一个传奇的离去

第44届国际年会在1961年新泽西的大西洋城召开,这是一个庆祝和追思的时刻。1962年6月1日,星期四的下午,82岁创始人茂文钟士在伊利诺伊州的弗洛斯莫尔的家中逝世,享年82岁。

尽管2年前的一次中风让他有些行动不便,他还是定期到总部的办公室招呼来访的狮友,并为不断成长的协会提供顾问工作。他从来没有错过一次国际年会,在1960年的芝加哥年会上,他在别人的帮助下,从轮椅上站起来,感谢来自世界各地的狮友们感激和持久的掌声。

钟士曾经说过:“只有当你开始为有需要的人做些事,你才能走得更远。”和“狮子代表重要的东西;不仅是高贵的动物,更是一个传统的符号,象征着伟大的思想和更高的素养”。

1960-61年总会长Finis David在给创始人的赞辞中写道:“ 一个人在他短暂的一生中,给他所在的时代和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甚至影响到未来一代又一代的他的伙伴。

“这个人就是茂文钟士。对他的狮子伙伴而言,今天他是人们关注的标志;他是引领改善人类福利活动的精神;他也是对善良的人们追求无私的人道服务永恒的激励。

“这一刻,与其说我们在哀悼他的去世,不如说我们在缅怀他光荣的一生,我们看到他梦想成真--整个狮子世界的伙伴们为了他人而服务;他看到了狮子会的快速成长,看到了狮子精神打破宗教和国家的隔阂,让世界更加和平和理解。他看到了大量的人们手拉手凭着服务的友谊前进,教导他的人们伸出帮忙的手永远比保护自己的盔甲更有力量。

“今天,我们为一位仁慈的人,一位梦想为这个世界上贫困、疾病和残疾的人们带来快乐的人而祈祷。

“茂文钟士经由狮子会的伟大工作将在精神上和行为上继续下去,因为这一刻全世界哀伤的狮友将因对他记忆而重新振作,重获荣誉。”

他的葬礼在1961年6月5日星期一的下午举行,在芝加哥第一(基督教)卫理公会教堂(the First Methodist Church),由芝加哥人民教堂(the Peoples Church of Chicago)的牧师,Preston Bradley博士主持并作颂辞,一起的还有芝加哥圣殿(the Chicago Temple)的牧师,Charles Ray Goff博士。

茂文钟士安葬在沃思(Worth)郊区的厚朴山墓园(Mount Hope Cemetery)。

资料:Lions Clubs in the 21 Century

Membership grow : The Road to Global Success and Respect


国际狮子会的会员发展历程(一)


Copyright © 沈阳商会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