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商会推荐联盟

【独家】狮子公学田欣:人对人的服务行业,做高端是最佳切入口

正和岛2022-07-31 11:10:12


来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作者:刘锐康


企业家子女的教育究竟应该如何规划才能更科学?广州狮子公学董事长田欣说:从私立小学到私立中学再到顶尖大学,需要一脉相承的体系,只有在一个久经考验的规范的体系内,才能更好的培养出二代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在他看来,这个过程分为的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在中国从早期教育到小学毕业;第二阶段,进入英国的私立中学;最终进入全球知名的英美大学为目标的教育方案。狮子公学正在做这件事:它专注于中国企业家群体子女教育,为0到18岁的孩子制定全程教育规划,其核心内容是以英国私立学校的制度和教育文化为模板,从一出生开始就紧跟全球最顶尖、专业的教育资源和机构,一揽子全程规划企业家子女的教育。田欣认为,只有这样有序而系统的教育,才是企业家子女成长的最佳路径。


为此狮子公学为企业子女量身定制教学项目,比如以“家庭统合”理念对孩子保姆、父母进行培训,以此提升保姆的理念、视角和家长的教育意识。另外创新开设“无边界混龄幼儿园”,将幼儿园开设在森林、海边、工厂等地方帮助孩子不断探索边界,认知周围环境变化。在师资配备方面,幼儿园的外教均来自于哈佛、耶鲁、牛津、剑桥等全世界排名前10学校,专业以学心理学、教育学、运动、艺术类的为主。除了帮助学生最晚在中国的小学五年级入读英国顶级小学或充分学习其教育课程外,还可为学生报名“占坑”伊顿、哈罗等公学,拿到顶级公学的“注册学位确认书”(Registration Form),以抢占未来入学的“考试资格”。这也是目前国内唯一通道。



高端教育在国内有较大市场空间

对企业家子女的教育管理措施,如果撇开形而上的道德意义来看问题,我认为中国现有的教育体制对老板子女并不公平,因为那些想立志成为富一代的普通家庭子女,跟企业家二代的孩子目标完全不一样


普通家庭的孩子通过应试教育,能够打破所谓社会机制,向上层发展,他们实际上要感谢教育体制,这对普通家庭来说却是最公平的一条路。但对有钱家庭的孩子却不一样,因为企业要由小孩子来接班,肯定不会寄望于他们通过分数来改变命运。所以条件好的家庭,会重视孩子的素质培养,如花更多时间做慈善、学钢琴,这些东西在以应试教育为主的体制类学校是不被认可的,你花时间和精力学习这些,却不一定能子在成绩上考过寒门子弟,得不到认可,这样经过长达12年的基础教育,最后就会慢慢迷失自我,所以很多企业家子弟慢慢变成了乖乖仔,少了他们父辈那种杀伐决断能力。


所以将家庭条件很好的孩子和家庭条件不好的孩子放在一起培养,这就像把萝卜白菜放在一起种,什么都没有种好,所以现阶段的中国,教育做一定程度的区分是有必要的。就像在英国的贵族学校里,学生家庭条件都很好,互相不会在意对方的家庭出身,反而会更重视个人能力的比较。


在英国上私立学校名正言顺,民众也认可有钱人享有特权,只要他的钱是合法收入,谁也不罗嗦。中国大众对贵族学校出纨绔子弟心有芥蒂,但也对伊顿、哈罗公学优秀的教学理念有目共睹,国内教育达不到,家长们只能早早地送子女出国。如果国内有教学质量相当的学校,谁都不会舍近求远,所以国内企业家子女的教育,这个市场就这样形成了,而且是很大的市场,有人愿意出钱,我们只要把相应的服务做到极致。



现在的高端教育市场究竟是价格导向还是价值导向?

高端教育我做了很多年,老实说我对教育本质的了解相对比较透彻,因为知道怎样做才是好。很多人搞中低端教育,但他们不懂我这块(高端教育领域)。其实说白了,办学校无非是弄几个教室、几个桌子,找几个老师教,买几本书,外面一年收两万,我也跟着收两万,他们同样可以做很大规模。可就像住过香格里拉,就不愿住简单的酒店,你明明知道有这样的方法可以把他教到最好,就一定要按照这种方式走,因为教育牵扯到人,并非简单的生意。当然从生意的角度来说,我做最好的教育,是有人需要的,他们给我钱,我就能做到厚利少销。我不做规模做价值、做利润。


顶级的幼儿园一定是顶级的投入,物美价廉在这个世界上是伪命题。我们一年的收费19万8。有人会问,你做的到底是价值导向还是价格导向?我们的基本信念是,坚持做价值导向。企业家是有能力有意愿给自己的孩子做价值投资的,但是你要让我真心的承认你是这个行业做得最好的。我们成本巨大,利润并不高,但我相信这种顶级的理念、模式、配置,一定会出成果。


中国的企业家一定需要这样一个品牌,这样的品牌教育是为中国企业家人群设置的。只要我们能在企业家群体里面把这样一个心智建立起来,我们不愁没有发展,现在中国也需要这样的事情。

人对人的服务必须打高端市场

我对这门生意的认识就是做正确的事儿,把这件事做正确就OK了。教育行业是这样,家政行业也是这样,这些人对人的服务,通常提到的那些做产品思维、商业模型很容易被模糊掉。不论是狮子公学还是我们的养老项目,我们最终提供的不是产品,是服务。但服务行业在中国并不好做,因为服务行业整体标准化程度不够,很难真正做到口碑。因此,尽管市场需求大,也推出了许多类似概念,但真正称得上好的品牌为数不多。


人对人的服务,唯有打高端市场才能做出服务品质及口碑。品质一定是性价比的概念,出多少钱,就意味着多大的品质,商业的基本道理很简单,就是一分价钱一分货。所以不论狮子公学还是家政服务,在中国的市场空间都很大,但让他们真心承认你是这个行业做得最好的,必须得提供最好的服务。


但好的服务不好定义,比如我过去做正祥和家政,服务内容不容易标准化,当时保姆的服务定价不一样,请600块钱的保姆的雇主的要求,根本不比那800块钱的保姆的要求低,一个眼神不对,我们都会收到投诉。所以所有人服务于人的行业,低端不要恋战,根本没法干成。家政服务业不是一次性交割,是后面一个持续的服务过程,这个事低端是搞不定的。当初为了让我们的那些保姆有所谓的服务心态,我们天天研究他们的心理,加强企业凝聚力、关心员工生活、标准化的作业管制,该做的我们都做了,后来发现事情其实可以简单化,保姆的钱是你挣的,是你自己的工资,不是帮我老板,凭什么我一天要凝聚你呢。以前雇主一句话,我们就要去帮他们调整心态,现在我给你1万2的工资,你自己来调整,收入对服务者来说是硬道理,这些是最本质的东西。优质的服务需要高投入,而高成本投入决定你必须打高端市场,低端来做家政绝对不行。

未来家政行业的两条出路

我认为未来家政行业可以充分借助互联网,通过互联网建立一个信息通路,当务之急是对服务人员的培训。未来互联网能够汇聚大量自由职业者,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自品牌,客户能够通过某个互联网平台找到你需要的服务者。但是谁来保证服务资质和质量?这就是家政服务业当下最需要做的,我认为未来家政服务业从业人员都要具备某种从业资质,现阶段就需要对从业人员做好培训。


从行业整体情况来看,未来家政行业只有两种极端状况可以生存。第一,就是为海量人群搭建互联网平台;第二就是为少数有高品质需求的人提供解决方案。我们现在在做第二种,比如现在我们做的住家早教项目,我们派去的人员根本不叫住家早教师,叫住家早教师项目组,派去你家的这个人,他只是项目组的成员之一,他会定期回来跟公司后台讨论方案,不断修正完善,我们的高端服务会体现出这种解决方案。低端则要通过互联网,有些消费者无法请到全日制家政服务者,现在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网,集合你附近的几家人共同聘请一位服务者,大家合伙把他养起来,互联网可以解决就是这个问题。


同样养老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实现,在日本,养老行业有政府的支持,居家养老占日本养老行业的70%。居家养老支持政府保险金,保险金定完,你可以去政府指定的机构请护理员,一周上门一次或两次(由政府诊断决定上门次数),帮你洗个澡、换换衣服、体检,非常标准化的服务内容,政府就跟这些机构来共同做,政府负责采购,在这个费用里面,政府保险金拿出90%,自己承担10%。如果需要护理员做家务,即可家事代行,产生那些费用都是额外收费,他那里有明确标价,很清晰,你要让他打扫卫生就是做那个医疗护理保险之外的事情,所有都是非常标准化的、非常细致的服务。


因为政府的保险就是强制交的,所有日本人都能享受到居家养老,日医学馆就是这样在日本做大的。我只要在这片区域设个点,无论贫富贵贱,这个附近居民全部都是我的目标客户,只要他哪天不能动,政府就会买单,因此每一个日本人都是一个必然的用户。我只要在这个地方设个点,就可以在楼上楼下凑出四、五家来请他一个人服务人员。对这几家来说,成本摊薄了,对服务人员来说,收入总量也增高了,这是日本的状况。


所以中国的居家养老,将来也有可能向此转变,就是说你可能没有太多钱,但可以几家联合请一个服务人员,居家养老,包括居家早教都可以采用这种方法。你没有那么多钱怎么办?干脆我们楼上楼下一起凑,就像大家凑分子,这便降低了消费者单位支付成本。无论是居家养老,还是入户早教,将来一定出现这种方式。因为有一些人总是想要最好的。


另外低端可以怎么做?如何做到规模化?我认为这个行业互联网完全可以做这个事儿,但是一旦做互联网这又是一个海量吸金的投资,即便你之前有线下的基础,也做不了。你首先要去认知客户需求,定义他们的保姆到底该干什么,那都不是说凭你自己的常识经验可以搞明白的。所以绝对高端以下的服务,将来是通过互联网降低了单位支付成本来实现的,但需要巨大的投入,目前对家政和入户早教的介入,要么你做培训,要么就是像我做狮子公学这样,通过打顶端市场,再去深入。



本文为正和岛原创,转载请在文首注明来源及作者信息

Copyright © 沈阳商会推荐联盟@2017